公司动态

NEWS

彩票平台“抖音方式”逆袭抖音,是可笑还是可行?

  

  导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张一鸣刚刚还公开为马化腾“背书、站台”,这边厢又开始相恨相杀。

  马化腾、张一鸣朋友圈“掐架”

  5月8日凌晨,张一鸣在朋友圈发文庆祝抖音国际版“Tiktok”在2018第一季度在苹果商店下载全球第一,并在评论区剑指腾讯,表示“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对此,马化腾在评论区直接回怼,认为“可以理解为诽谤”。

  

  随后,张一鸣又回复马化腾:“前者不适合讨论了,后者一直在公证,我没想有口水战,刚刚没忍住发了个牢骚,被我们pr批评了。材料我单独发给你。”马化腾回怼:“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二人在评论区开展激烈交锋,张一鸣暗指腾讯随意打压封杀应用和信息流动,马化腾则称,微信作为平台一视同仁,张一鸣过度敏感了。

  如果说去年六月马化腾与朱啸虎”互怼“的主题是共享单车,那这次与张一鸣论战的主题就是一直处于风口的短视频。

  腾讯30亿巨额补贴亲儿子,微视再战抖音

  短视频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但却是腾讯作为流量平台的一个缺口,为补上这个缺口,除了在2017年3月23日领投了快手的3.5亿美元外,也在一年后(2018年4月2日)重启了微视,推出视频跟拍、歌词字幕等功能,同时与QQ音乐曲库打通。还拿出30亿扶持微视的发展。

  但抖音的快速发展,所取得的地位无可厚非。5月7日,应用市场研究公司Sensor Tower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抖音海外版Tik Tok的App Store全球下载量达4580万次,超越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iOS应用。

  

  而复活的微视,作为被腾讯布局短视频的重要棋子,无论是产品形态还是内容,都变得和抖音很相似。腾讯难道是想用抖音的方式逆袭抖音?

  与此前主打明星策略不同,新版微视新增“高能舞室”功能,用户可玩体感舞蹈,再加上直播答题“全民闯关”,让微视独立设备数取得飞跃式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高能舞室”与抖音的尬舞机原理一样,加上此次更新的“视频跟拍”,用户可以边看边学,降低创作门槛;“歌词字幕”,用户可在录制视频时选择显示歌词字幕,轻松跟唱。可以说,微视越来越像抖音了。


  左:微视 右:抖音

  作为腾讯布局短视频的重要棋子,微视为何盯上的是抖音而非快手?这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快手是腾讯系产品,与微视有点血缘关系。当然,这不是根本原因。第二,快手已经是短视频行业老大,这一位置很难撼动。抖音不一样,从开始的技术流音乐短视频到现在的记录美好生活,抖音有明显的套路可循,无非是“好物推荐”“搞笑段子”“洗脑模仿”“花式炫富”等等。第三,抖音已形成了一套可行的商业模式。

  但真正让腾讯恐慌的,是第三点,抖音一套可行的商业模式。除了传统的信息流广告外,品牌营销才是抖音的重点。早期,抖音捧红了诸如海底捞花式吃法、coco奶茶等产品。受抖音花式吃法的引爆,海底捞豆腐泡订单量增加了17%。相比之下,腾讯旗下的短视频应用微视已经于去年4月下线。为此,腾讯重新启动微视,反击抖音。

  用“抖音方式”逆袭抖音,是可笑还是可行?

  自去年5月iOS改版上线后,微视客户端去年一直围绕功能进行变革。春节后,更新后的微视客户端,增加了高能舞室和海量音乐,微视越来越像抖音。但这样的思路,微视能想到,其他短视频平台也能想到,那之后的大半年时间微视依旧没有找到有效的着力点。据艾瑞App指数显示,2017年7月-2018年1月,微视的月度独立设备数都在20万台以下,与关闭前相比略有回升。

  但功能没有任何亮点的情况下,微视拿什么反击抖音和快手们?难道,真的只靠30亿元的巨额补贴吗?

  

  按照微信群里流传出来的文件,计划补贴总额度为30亿元,补贴时间为今年的4月到8月。补贴分为3个等级,S级补贴标准为1500元/条,A级补贴标准为500元/条,B级补贴标准为140元/条。坦白说,微视的补贴还是非常诱人的,加上微视现在也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在巨额补贴下,微视的用户规模再上一个台阶没有太多的悬念。只是,补贴过后,微视的特色又在哪里?由于微视在功能上模仿竞争对手,自己并没有形成特色,没有差异化优势的微视,要想脱颖而出有很大难度。

  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30亿补贴砸进去,微视的用户规模可能会超越抖音或快手。不过,商业化才是微视面临的最大挑战。在短视频行业,快手和抖音的用户规模差不多,但在商业化方面,背倚今日头条的抖音已经迈出了商业化的第一步,并且取得了不错的反响。在这方面,微视和快手都落后了。所以,巨额补贴或许能够让微视的用户规模超过抖音,但在商业化方面,30亿补贴砸不出未来。

  短视频与羊群效应

  无论是砸明星还是砸内容,腾讯的两次布局错误在于想让一个短视频平台成为一个由专业内容把控的PGC平台。但现实情形是,短视频的性质决定了,其适合的平台是用户产生内容的UGC。短视频的内核是传播和分享短视频的用户,而非视频制作者。

  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波兹曼曾说:随着获得信息的途径越来越丰富,人与人之间的思想也越来越相互影响。在时代思潮和流行文化的裹挟下,个体很难不受到大众思想的影响。事实也是如此,社交网络上之所以有大V,无非是因为他们有思考的能力,而大多数人则习惯性接受思考后的结果,人云亦云形成羊群效应。最终以声量和情绪取胜,而非事实与真相。


下一篇:舍得花上亿元投广告,却不知道什么是用户画像?

上一篇:走进2018巴菲特股东大会:股神说了哪些干货?(附中文全文实